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声雨

 
 
 

日志

 
 

【引用】美媒:美国人不干粗活 每日60美金没人干  

2011-11-14 18:4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媒:美国人宁可失业也不干粗活 每日60美金没人干

美媒:美国人宁可失业也不干粗活 每日60美金没人干

图为最新一期《商业周刊》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商业周刊》11月9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为什么美国人不干粗活》。今年9月美国阿拉巴马州出台了新移民法案,旨在赶走非法劳工并缓解美国的就业压力,此后几万个工作岗位空了出来,它们是:在杂乱的客房里整理床铺,在阴冷的厂房里收拾鱼肉,在炎热的菜地里摘西红柿,但大部分美国人拒绝接受这些工作。为什么美国人不干粗活?是他们太娇气还是劳动市场出了问题,看看本文,自己判断。

在加工厂处理鲶鱼即累又枯燥,你必须把鲶鱼皮拔掉,然后开膛破肚收拾下水,最后在把肉切成片,其中的艰苦兰迪-罗德斯比任何人都清楚。Harvest Select是一家鱼肉加工公司,而罗德斯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这么多年来,罗德斯一直找不到美国人愿意为了少的可怜的工资(还没福利),来他这阴冷潮湿的厂房一天干10个小时以上。

他的员工大多数是危地马拉人。9月份,阿拉巴马州政府实施了一项新的移民法案,要求警察盘问所有他们认为是可疑的人,确认他们是否是非法滞留在美国的劳工,而且还将处罚那些雇佣非法劳工的雇主。这项法律取得了初步成效,甚至一些合法的移民也离开了这里,因为担心被骚扰。

9月29日,新法案开始生效。当天罗德斯来上班的时候,发现很多员工都不见了。他慌忙驱车一个半小时来到塔斯卡卢萨,因为很多外籍劳工都住在这里。他要求工人们赶紧回去工作,但是只有很小一部人同意。罗德斯说,我不会西班牙语,无法和他们解释他们所担心的一切并不会发生,我只想让他们知道,我和他们是朋友,他们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成千上万的外籍工人逃离了阿拉巴马州,他们从前是农场工人、宾馆服务员、洗碗工或者建筑工人。因为执行州政府制定的新法案,很多雇主都失去了工人。突然之间,阿拉巴马州空出了上万个工作岗位。但是愤怒的雇主发现,没人去摘西红柿,没人去清理鱼肉也没有人去打扫房间。罗德斯说,外籍劳工都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我这空出了158个岗位,没人来应聘,现在必须有人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并不是劳动力短缺造成了罗德斯的工作无人问津。在阿拉巴马州大约有211000万人没有工作,就在Harvest Select所处的镇子,失业率就高达18.2%,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这个新修改的移民法案的最大亮点就是可以提供就业机会,共和党州长罗伯特-宾利说,外籍劳工从美国人手中抢走了工作。可是阿拉巴马人并不稀罕这些新腾出来的就业机会,很多雇主认为这个法案是个笑话,正准备要求将其废除。他们认为,外籍劳工没有从任何人手中抢走东西,他们干这些工作是因为美国人不愿意干。

在失业问题如此严重的时候,仍然有很多工作机会无人问津,对于以前的人来说,干那些又苦又脏又累的工作通常是他们人生的起步,可是对于现在的美国人来说并不是这样。

几十年来,阿拉巴马州的工业从这些逆来顺受的外籍劳工身上获得了不少好处。州政府也对工资水平、工作环境以及入境身份等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这么多的外籍劳工被赶走了,工作岗位也空了出来,可是企业必须和美国的工人斗争,因为他们对自己和雇主抱的希望太高,就算在现在经济形势如此糟糕,工作如此难找的情况下。阿拉巴马州工商业协会主席汤姆-瑟蒂斯说,我觉得不存在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他现在干着一份苦差事,因为他的工作是让那些愤怒的雇主平静下来。瑟蒂斯说,我们现在正处于商业模式的过度阶段,不管是使用流动工人的农场主还是其他使用非法劳工的行业,他们的商业模式必须改变。

10月的一个下午,艳阳高照。胡安-卡斯特罗正在根据颜色和成熟度快速的分拣西红柿,和他一起工作的是他的父亲、兄弟还有几个朋友。他们在西红柿地里熟练的来回穿梭,他们几乎不抬头,因为必须尽快把这一季最后剩下的西红柿摘完。早上7点他们就来干活了,除了偶尔喝水,他们几乎是在一刻不停的工作,一直干到下午6点。装满一个25磅的篮子可以得到2美元,一天下来每人可以挣60美元。

34岁的卡斯特罗说,19年前他偷渡到的美国,现在已经在这里生了三个孩子。新法案通过后,他说自己整天都在紧张和恐惧中度过。卡斯特罗指指周围说,不久前这里还到处都是拉丁裔工人,可现在除了他们几个,其他人要么跑到别的州,要么被驱逐出境,而自己能继续留下来工作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三个孩子。

卡斯特罗说,在阿拉巴马州这样的高温天气下摘西红柿可不容易,他说自己非常幸运,因为至今还没有在干活的时候晕倒,但是很多人都晕倒过,可是由于长时间的弯腰工作,他的脖子还是有慢性的神经压迫。他说,我无法理解这个新法案,没有美国人愿意做这些工作,他们通常只要干上一天,第二天准保不会再来。

类似的抱怨在阿拉巴马州随处可见。扎德-史密斯和其他几个农场主正盘算着以后该怎么办。22岁的史密斯说,他有85英亩的西红柿地,可现在只有很少一部分被摘过,因为他35个工人有30个不见了。这些工人和他一起工作了很久,可是新法律已通过,他们就都跑了。史密斯说,州政府希望美国人来干这些工作的想法太可笑了,他在伯明翰发了招工广告,很多人来了几天就不干了,因为收入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乔伊-拜尔顿在附近也有一个30英亩的农场,他说政府搅和进来并制定了这个法案,是想让美国人开始工作,可是他们没有。

美国人不干又脏又累的工作,是因为他们太娇气么?为什么在这样萧条的时候,失业的人还是决绝接受这些就业岗位?反过来说,为什么农场或者公司希望用这么低的工资(不提供福利),让人们精疲力竭的干一份季节性工作?在这么极端的情况下,如果人们还是决绝接受这些工作,那么可能并不完全是那些不接受工作人的错误,也许市场也出了问题。

汤姆-瑟蒂斯已经厌倦了雇主们的抱怨。他说,不要告诉我阿拉巴马州人不能摘西红柿是因为劳动强度和炎热的天气,你去炼钢厂、铸造厂还有其他行业看看,很多人都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不同的是在炼钢厂和铸造厂人们可以得到福利和很好的收入。

新移民法案生效后几周,几百名美国人开始摘西红柿了,34岁的杰西-杜尔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说,这得工资不高,一篮子西红柿才挣2美元,可这总比无所事事好。杜尔非常强壮,可他还是对工作的辛苦表示吃惊。他说,不是谁都可以做这份工作,我正在慢慢适应。可是工作三个星期后,他变得越来越沮丧,因为和他一起来的7个人只剩下两个,很多人认为正像奴隶一样在工作。

这些年人们才有了这样的概念:农场里和食品加工厂的工作应该由外籍劳工来做。上个世纪40年代,在阿拉巴马州和其他地方的农业工人大都是美国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墨西哥签订协议,临时输入劳工缓解用工压力。450万墨西哥人来到了美国,最初他们都在加利福尼亚的农场或者果园工作。1964年,他们几乎遍布美国所有的州,而且很多人都有了绿卡,成为永久居民,他们继续从事农业工作。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开始远离田地。专门研究移民问题的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家道格-梅西说,农业劳动力已经完全打上了外籍劳工的印记,一旦这个领域被外籍劳工统治,那么印象就很难消除。

梅西说,美国人不愿意从事这些工作,并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辛苦和报酬低,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做这种工作低人一等。这和工作本身没有关系,在一些国家,人们拒绝美国人抢着干的工作,比如在欧洲,汽车制造业是外籍劳工干的工作,可在美国,是本国人干的工作。

在阿拉巴马州,这个转换过程非常缓慢。尽管外籍劳工从事农业和食品加工业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但是在1990年,只有1.1%的人口是在国外出生的。当年的人口普查中,所有拉丁美洲人和北美洲以外出生的人口只有8072人,但是2000年,拉丁美洲人就有了75830人。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拉丁裔占人口的4%。

阿拉巴马州24亿美元的家禽养殖计划,触发了拉丁美洲人第一次移民潮,很多公司认为这个州的气候,丰富的水源、缺少监管和反工会的政策是非常理想的商业环境。周围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人都转移到了这个州迅速发展的航空部门和服务行业,还有些人离开了阿拉巴马州,去西部和北部寻找办公室的工作或者是工作时间固定、收入高以及条件安全的制造业工作,仅仅10年时间,曾经的白人社区就有34%是拉丁裔。到了2000年,拉丁裔移民随着城市建筑热潮,南方种植业的发展和蒙哥马利西部的鲶鱼加工业扩张,开始转移到其他州。在危机爆发之前,人们并没有反移民情绪,可现在控制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人将他们招来的移民视为敌人。

Harvest Select的厂房外边飘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招工,请来应聘。自从法律生效后,这个旗子就一直挂着。罗德斯说,他明白美国人为什么不喜欢这些工作,他们不愿意为了最低工资去切鱼片,他只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他说公司真的无法提供每小时13美元的工作,因为海外的竞争者付的工资更低,公司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挤压。

移民法案生效的当天,州农业部长约翰-麦克米伦的电话就被打爆了,人们电话里的问题包括:我们以后怎么办?我们以后还要不要订化肥?麦克米伦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他的同事汤姆-瑟蒂斯是州劳资关系主任,他面临的问题更多,因为除了农业,他还要关注其他行业,尤其是建筑业和医院的用工缺口。州长宾利说这个法案通过后,将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瑟蒂斯的工作就是落实这个政策。

阿拉巴马州建筑业联合会主席杰-列德说,如果失业的人不接受建筑业或者家禽饲养业的工作,那么官员就必须帮我们找到外籍劳工,可是他们现在都跑了。麦克米伦和瑟蒂斯整天和雇主们沟通,帮助想办法找工人,可是结果却让人灰心。麦克米伦说,不管怎么努力,外籍劳工留下的空缺都无法被填满。一些大的农场准备重新种玉米和大豆,因为这些作物不需要太多人力,而一些小的农场只能减产,最终很可能无法维持。

9月底以来,麦克米伦和他的副手就不停的参加州农场主的各种会议,人们都痛恨这个新法案。几个星期前州参议员斯科特-比森介绍这个新的移民法案时,愤怒的史密斯丢给他一个篮子,然后说:“你来摘西红柿。”可是比森拒绝了,他说,我摘西红柿不能改变或者证明任何事。

当政治家和雇主激烈辩论的时候,有些人看到了机会。19岁的迈克尔-马多纳多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然后去Harvest Select工作。他说自己喜欢这份工作,经理也说他是个好工人。不过因为现在人手短缺,所以下周他准备向主管要求给他涨工资。马多纳多说:“我会告诉他们如果能多付一点,我就继续工作,否则我就去别的州干。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